0%

青春是什么?不是爱丽斯顿商学院空中楼台的贵族狗血剧,也不是强说新愁的致青春,更不是轰轰烈烈的狂妄不羁。
这世界最不缺的就是普通人,无数普普通通人的青春回忆关键词却是无能为力和迷茫

阅读全文 »

商品访问量
商品购买量

商品利润率

人群购买比
加购行为
加购商品

电子病历
患者用药分析(是否存在抗生素过量)
医生用药分析
患者支付途径、自费比例
患者健康分析
设备实时监测、预警
医院收入分析
床位检测

  已经确认死亡的朋友向我的手机发了信息。

  凌晨,我的手机震动了两下,林涵给我发了一条信息:“现在是几点?”

  “神经病,大半夜来问我几点。”我嘟囔着,摇晃着手机截图发了过去,便关了手机。

  早上我被一阵敲门声叫醒。我打开门进来两个穿制服的警察,一个高个子,瘦瘦的,带眼镜,像是30多岁的中年民警。另一个是一个很年轻女警察,像是二十三四岁的样子,长的很清纯。

  他们亮出身份后询问,“你是不是安之?”

  我还没反应过来发什么了事,刚醒来的我懵懵地答了一句:“是。”

  不由分说,警察要进入我的房子。男警察走到我的房间看看了四周,然后回头问我:“你是不是认识林涵。”

  “是……”

  “他死了,今天接到报警,我们在公寓内发现他的尸体”,男警察说。

  我以为我听错了,又确认一遍。

  “是的,林涵,南京信息工程大学,你的同学林涵。”男警察转过头,看着我眼睛说。

  “怎……怎么死的。”我有点不知所措,想起来昨夜凌晨他给我发消息。我才想到我昨晚睡得迷迷糊糊,不想深夜打扰关了手机。

  “具体原因不明,我来你这也是了解信息。”男警察示意一下女警察,把墙边两个凳子搬过来。

  他们坐下后,也示意我坐在他对面的床上。当我坐下时,女警察嘴角笑了,我发现一大早到现在,只穿了上衣和内裤,还没来得及穿裤子和鞋子。我赶忙找了短裤,在卫生间穿好后才出来。

  女警察已经坐下来,开始笔录。

  “你们上次联系是什么时候?”男警察继续问,从兜里拿出一盒烟,点上火自顾自抽了起来。昏暗的卧室内,警察和我之间升起了一阵青烟。在我印象里,林涵一直身体健康,直到现在我还是不相信他会突然死亡,甚至还惊动了警察。

  “昨夜。”我把昨夜收到那条奇怪的信息的事情说了出来。我从枕头边找到我的手机,按下开关机,手机打开后,又是滴滴几声,几条信息传输了过来。

  男警察拿过手机,阅读起来。

  2020年10月11日 01:23 林涵:现在几点?

  2020年10月11日 01:24 杨树亮:有漂亮妹子,你来不来?

  2020年10月11日 01:24 林涵:哦,我以为现在是白天,我还不习惯这里,你先睡觉。

  2020年10月11日 01:32 杨树亮:1912酒吧。

  2020年10月11日 02:03 林涵:你绝对想不到我现在在哪,哈哈!

  2020年10月11日 02:32 杨树亮:图片。

  2020年10月11日 06:14 林涵:兄弟醒醒,马上有人找你了。

  男警察看完后,将手机交给了女警察。我指了指杨树亮的名字,我……曾经室友。女警察没有理会我,将我的手机来回翻转端详了一番。

  “我姓史,叫我史警官就行。她是我们所里的小王警官。接下来她会和你确认一下事情。”

  说完,那个男警察就拨打了一个电话,去了外面通话。

  女警察把手机还给我,然后问了我一些话。

  现在已经稍微回过神的我这才发现,女警花真好看,扎着马尾辫,说话时还带有酒窝。

  她问了我一些关于林涵的情况,记录好后,然后要求我给林涵发一条信息。

  “林涵……你们不是说死在公寓里面么?”我觉得有些奇怪。

  我看着她看着我,不说一句话,执意要求,我按照她的要求发了信息。

  两个警察调查结束后,王警察留下电话,要求我如果再收到“林涵”的消息请联系她。

  窗外晚春的阳光透进来,还是带着一丝寒意,我感到一丝诡异的气氛。

  “林涵”还会给我发信息?

  警察不做解释,吩咐完就匆匆离开了。

  我送完他们赶紧穿上衣服,开着电视,迅速刷牙、洗漱。电视里主持人预报南京地区晴转雷阵雨,出门记得带伞。

  上午9:45分,骑着自行车去林涵的公寓。

  林涵的父母已经到了,母亲坐在门口泣不成声,父亲站在门口一脸沉重。房间内法医正在处理现场,我没见到林涵的遗体,只能透过门缝看到里面房间的床上盖着白布。

  林涵的父亲看到我,向我点了一个头,我也回了一个礼,示意问好。

  林涵和我是同学,他的导师很厉害,是量子领域的尖端人才。据说他们课题最近趋于极端,更像是为了解释量子学而又创办了量子哲学。我之前研究过哲学,无非是一些头脑风暴一样刁钻研究方式。

  那天我在林涵家呆了很久,所有人都想不到他会猝死。不过在法医给出明确验尸报告前,也只能初步判断为猝死。警察在他家的卧室柜子里发现乱七八糟的明星海报和感冒药,还有一个已经拆封的避孕套。没有遗书,桌子上的茶叶杯盏还是满的,像是突然死亡,没有任何预兆地离开世界。

  等我回到家时已经是下午3点,夏日的暴风雨如期而至。雨水瞬间淹没了我楼下的花园,整个世界白茫茫一片。

  从上午那个女警察叫我发给“林涵”消息以后,我再也没收到“林涵”的消息。期间我多次打开手机查看信息,都没有任何新信息的提示。

  正在这时,手机在桌子上挣扎震动了几下,我收到两条信息。

  信息来自林涵的微信账号。

  “我正看你——林涵。”

  “你可能无法理解,但是你不必把现在的聊天记录交给警察。”

  装神弄鬼,我以为盗号的人在恶作剧。但是想到那个女警察跟我说的话,如果林涵再试图联系我,请让她知道。

  你还活着么?

  我实在忍不住了,直接问道。

  “算是吧,如果把活着这么定义的话。”林涵在我发出信息后,就在瞬间回复了我的信息。仿佛我像在和一个程序机器人聊天,根本不需要人脑反应和输入时间。接下来的对话均是如此。

  我问:你在哪?

  林涵:无处不在。

  我:什么意思?

  林涵:你想知道么?

  我:我看到过你的尸体,你的父母很伤心。

  林涵:我对不起他们,可是我又不指望他们能理解。我现在能做很多事,我现在非常强大!

  我:你想表达什么?

  林涵:打开电视。

  我:什么?

  林涵:你打开电视。

  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要我打开电视,但是我还是将信将疑地走到客厅,打开了电视。电视上没有任何节目,模拟信号的雪花滋滋作响。突然,电商屏幕上一道线闪过,屏幕全黑,出现几个亮点,然后越来越多的亮点,开始聚集在屏幕中线上,形成了一条白亮的线横亘屏幕中间。

  影响里传来奇怪的声音。

  “安之……”

  我着实吓了一条,发生了什么。电视的中间的那条白线开始伴随着音响发出的声音,跳动起来。

  “我是林涵。我在你的电视里。这不是录音,请不要慌张,我可以证明。”

  我:什……什……么?

  “直接切入课题。你知道生命的形式么?这应该你最擅长,你的哲学一直比我好。”

  我:什么?

  “生命的形式。”

  我:可以感知自己存在的意识体?

  “对!但是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。生命的形式有哪些?”

  我开始习惯和电视里的“林涵”聊天,尽管我只能看到一条随着声波跳动的白线。

  我:光从地球样本来看,生命存在必依赖于自然环境,可以维系外界物质和能量交换的个体。

  “你说的太狭隘了。”

  我:什么意思?

  “对你来说,人是生命,植物是生命,细菌也是生命。对我来说他们都是一样,都是物质组成的个体。物质其实只是能量的特殊表现形式而已,你不能把自己局限在物质的表现范畴内看待生命形式。除了物质,这个世界的能量表现太多了,你看到的光,你看不到的辐射,你感受不到暗物质、你能感受到的分子物质……他们都是能量表现形式。为什么一定要是特殊的物质形式存在才能组成生命的个体?你不觉得太狭隘和太特殊了么?”

  我:所以……你……

  “是的……你没猜错,我现在是能量状态。量子之所以出现概率性问题,不是因为上帝会投掷骰子,而是对于这个宇宙本身,本质就是虚无,因为能量就是所以才能感知宇宙的存在。”

  我:怎么证明?我听起来像是古代人用“气”感受宇宙万物一样,这是唯心主义。

  “那唯心主义又是谁定义的?人们身处于能感知的物质世界,自然觉得他们的唯物论证就是正确的。其实太片面了,物质也是能量的存在方式。你所认知和研究的世界仅仅是物质基础上的理论。”

  我:所以科学的尽头是神学?

  “哈哈哈哈,表达不恰当,不过算是你懂了一点。这世界没有神。”

  我:你在电视里?能量态?我觉得有点扯……我确实看待你死了。

  “我只不过是通过电视与你交流罢了。当然我还有其他方式与你交流,但是我觉得这是最能让你接受的方式。我觉得有必要的时候,你会看见我的。你现在仅仅凭着你的物质观来理解我,我恐怕无法让你看见。”

  我手心开始冒汗,遥控器上我明显感觉被我手心沾了不少汗液。

  “我是一个能量态生命体。打个比方说你如果生活在不同的纬度,每个纬度都是前个纬度无限次复杂集合体。一纬度生命可能是个点;二维生命可能是个面;三维度就像你这样,有着长宽高形成的体积的生命体;四纬度是个空间一连串的事件组成的个体,你就像一只非常长的虫子一样,从出生到死亡,在四维空间留下一段你的生命轨迹;五维度的你我形容已经让你无法理解了,你就想象自己是个水池,身上插满了高低、粗细不同水管,每个水管流出的都是你一生的轨迹,从出生到死亡。那么不同的水管流水的水,也就是你的生命轨迹都是不一样的。”

  我:多维宇宙?平行宇宙?

  “差不多这么理解!后面我就不往下说了,但是我告诉你的时,我就像是处在你理解最高纬度,生命的最高形态。”

  我:能量体。

  “是的,可惜的是,这个世界根本不存在多维度,纬度只是物质的生命体臆想出来便于理解这个世界的尺子。在这个尺子里,我可以算是最高维,也可以说是0维,与你而言,这就是最高归零维。”

  我:我难以相信你说的话。

  “没关系。自古这个物质世界能达到我这个生命形态的很少。古代道士信仰空、僧人信仰佛,其实都是0维度的化身。可惜很多人都是无限接近零维度,最终得道或成佛。这就是他们生命体超越肉体,已经成了这个宇宙的一部分能量。”

  我:这是信仰,和科学无关。

  “不,有关。你的科学也是根据宇宙规律推演出来的,生命就属于这个宇宙,怎么会无关么?这世界上那么多宗教,他们其实归根到底都是一样。我刚才说你现在仅仅凭着你的物质观来理解我,我恐怕无法让你看见。那是因为我让你看见我的存在,就像显现神迹或者出现鬼怪一样惊悚。你能想象到你现在和一个‘无生命’的能量体对话么?用你的话说,现在就是在‘闹鬼’哈哈哈!”

  我:确实有点惊悚,不过我还是理解不了。

  “你会理解的,再见。我还会在你的生命结束之前找你的。”

  电视恢复了正常,外面的暴风雨还在继续,低沉的闪电刺破深空,一声炸雷把我惊得清醒过来。

  “我不能告诉警察。”我心里想道。

  我明白,把刚才“闹鬼”的事情说出去,估计没人信,说不定还会被强制精神病治疗。

  我坐下来,才发现我的手心,我的后背全是冷汗。对“林涵”的对话,让我绷紧了神经,一直处于紧张状态。现在一放松,人差点虚脱。

  后来很多年我没再出现这样的经历,我开始怀疑当时是否是自己脑补的幻象。之后那两个

  林涵的家搬走了,他的父母去了乡下已经好多年了。

  我在这些年里,结了婚,买了房,成了哲学系教授,还对生命形式存在的形式以哲学视角写了一本《生命到哪里去》。

  就在我写书的几年里,我经常梦到自己走在一个乡间小道上,四周是绿油油的草原,尽头就是一个大约直径3米的樟树,樟树旁有着锈迹斑斑的铁栏杆,铁栏杆又包围着一个建筑。我抬头看着高大的建筑,窗口总有一个人在注视着我。和所有梦境一样,我无法看清那个人的脸。

  我妻子分娩时,我正在美国讲学,没能赶到国内陪我妻子临盆。那时候这本书在这个世界十分畅销,甚至很多电影都采用我书中的论点拍成了不错的科幻电影。

  甚至在这许多年后,我都快忘了“林涵”这个人的名字,我甚至都忘了这个人曾经在我读大学时,在我的生命里曾出现过。我也没有和任何人提起我“读书期间”闹鬼的经历。

  我孩子上大学的那一年,我退休了。也在那一年,林涵当年的老师去世了,传言他的研究资料也成了南京信息工程大学的机密。

  我退休在家,翻看自己写的书,“水池生命”一下子映入眼帘。看着孩子上大学的样子,我才想起来“林涵”曾经隔空和我分享了这些观点,我才得以完成书中的内容。

  我拨了一个电话,接电话的是一个老妇人,她是林涵的母亲。电话里她说,林涵的父亲在5年前去世了,就埋在林涵的墓旁边。

  我驱车去了乡下一趟,几十年的光阴已经完全改变了这里的面貌,曾经的乡村已经成了大都市。我靠着林涵母亲给我的地址,一路导航往北行驶。

  路过一家精神病院时,仿佛在梦中见过这样的建筑。精神病院周围锈迹斑斑的铁栏杆,栅栏旁一个3米直径的樟树……

  我停下车,下意识抬头看了看精神病院的窗口,只有一只鸟在窗口梳理羽毛,窗内无人。

  我下车,步行在树旁转了一圈,铁栅栏吱呀一声开了,出来两个人,一男一女,像是这里的工作人员。

  “先生,有事么?”那个女人问我,女人很年轻我仿佛在哪见过。

  我摆摆手,没事,我只是随便转转。

  等我再次离开时,我抬头看到窗口站着一个人,穿着病人服。我这辈子无法忘却看到的情景,那人就像是年轻的我!有着我自己的脸!

  他站在窗前,居高临下,正死死地盯着我。

  我赶紧回头,上了车,按照导航继续走,透过后视镜,我终于认出了刚才的工作人员。

  一男一女。

  他们正是当年闯入我家,询问“林涵”的两个警察,史警官和王警官。

  结束。

  好了,以上便是我的回忆。

  我在去年离开了你们这个世界,我记得在我快离开时,那天下了很大的暴雨,电闪雷鸣。就在我快死去时,回光返照,隔着家里的落地窗,我看到了雨水在空中无法聚集的区域,雨水凭空快速从周围流动起来,在空中慢慢地形成了一个人形,像极了当年认识的“林涵”。

  我现在你的手机里,我就不用“林涵”那种电视交流方式进行叙述了,关掉手机屏幕吧,上面这段文字就是我想说的故事。

  再会。

  

语成语“入乡随俗”,是指到一个地方,就顺从当地的习俗。——出自《庄子·山木》。
顺从当地习惯之前,我们要了解当地的文化习俗和居民的日常生活习惯。为了更好了解日本文化及习俗、习惯,本篇会陆续总结了一些中国人🇨🇳不太会知道的一些冷知识。

阅读全文 »

么叫客户资产?
简单地说,就是客户一生在商家购买产品的价值总和。反过来说,就是商家在客户未来盈利能力的价值总和。通常,我们会把价值总和,折现成当下的净现值。

阅读全文 »

什么叫「蓝色狂想记」呢?
因为我懒得想名字,又想装个文艺的逼范儿:此时正在听陈奕迅版本的《蓝色的多瑙河》,没错就是那个歌手陈奕迅弹的钢琴专辑,大部分人知道他是歌手,其实人家也是钢琴家。本来搜《蓝色狂想曲》刚输入“蓝色”叫推荐了这首。
不过幸亏没听凤凰传奇的《荷塘月色》《最炫民族风》……要不然此篇文章的标题就有了浓浓的夜晚大妈广场舞荷尔蒙的味道……

阅读全文 »